主页 > 乌克兰物流 >

乌克兰是不是真的很穷?

2020-09-15 04:37 来源:乌克兰专线物流

乌克兰专线物流

  距离之前写答案已经过去2年,今年七月的时候在甘肃遇到一位来自乌克兰文尼察的小伙子,又问起他乌克兰现在的状况,他说依然很不好,目前乌克兰国内平均的月薪大概只有100美金(当然基辅这样的大城市还是会多一些),希望这个国家能早日走出困境吧。

  首先以首都基辅为例,一般的年轻人都有两到三分工作,不然糊口都有问题。我们大学老师(年龄不到60),职称相当于国内副教授,每个月工资差不多是4000格里夫那,按当时,或者目前的汇率,大概是1300人民币。一个在德勤工作的朋友,月薪大概500美金(这个收入在当地算是相当不错)。

  还有一个朋友母亲是小学退休教师(地方略偏远),退休金一个月合人民币大概300出头,目前在菜市场摆地摊,卖各种服饰。

  打WAR3的乌克兰电竞选手foggy说乌克兰工资就1000多人民币,物价还不低,例如鼠标比中国贵30%,去年乌克兰国家银行还破产了,导致他的存款取不出来,在中国参加WCA只能借钱,还蹭饭,幸好今年国家银行救回来了,他用WCA欧洲区第二的奖金(3万人民币)在乌克兰买了个一室的小公寓,乌克兰已经不盖新房了,他只能买老旧的公寓。

  有幸认识一个乌克兰姑娘,我当时供职的公司需要招聘兼职的俄语翻译,然后就选中了她,她每周三四五下午到公司开始工作,六点半和我们一起下班。

  开始大家都不熟再加上很多人根本不会俄语,英语也不是那么好,而她汉语也不是特别好,很多问题都是主管用英语和她交流。不过她抽烟只抽8毫克的中南海,最先和我们这几个烟民熟悉。我们才知道她是乌克兰人,当时对于乌克兰只知道舍甫琴科。

  她19岁,在乌克兰大学毕业。她母亲家在基辅,她父亲家在顿涅茨克。大家都知道克里米亚独立后,顿涅茨克又开始搞事情了。她就和母亲来了成都,至于她父亲很少说,我们也不好意思问这么仔细。(有脑洞大开的同事说,她父亲应该是参军或者是当了游击队对抗中央政府)

  她平时的衣着很随意,反正看上去很廉价。T恤,短裤,人字拖或者帆布鞋,她经常背的帆布双肩包很破了她说是她高中时朋友送的一件很特别的礼物所以一直在用。因为成都夏天很长也很热,难免会吃几次雪糕或者喝几瓶冷饮,直到天气凉快了我们都没见她吃过这些,不止这些零食从来没见过她吃。

  期间有一次晚上加班,她也要跟着一起加班,晚餐公司报销我们就带着她去吃川菜,结果她吃了三碗米饭,当她吃到宫保鸡丁和糖醋里脊时她还用发音不太准确的中文说,太好吃了,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中国菜。她说这句话时,她和她母亲已经来到中国四个多月了,可见她很少有机会到餐馆吃饭。

  说实话我还是很喜欢她的,我周末也约过她出来逛街,有次在春熙路UR专卖店想送她一件连衣裙,她穿上的确好看,吊牌价399打7.8折,但她拒绝了说太贵了。她不是不要我送她的衣服只是觉得太贵,最后去美邦买了一件99的连衣裙她很开心的收下了。

  她第一次吃火锅也是我带她去的,俩人花了300多点。我坚持点88一份的极品毛肚,她坚持要点58一份的普通毛肚。其实我也想和她交流一下为什么你这么节约,是不是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再后来她开始兼职做淘宝模特,收入多了一些,我终于看到她在公司楼下超市买了一包牛皮糖,分给我们几个烟友吃。她吃了几块然后收起来说,晚上拿回家给她母亲尝一下。

  我尝试着想和她恋爱,但她说不会在成都待太久将来注定是要回到乌克兰的,所以就做了普通朋友。最后她16年4月初说要回趟乌克兰至今再没看到她的朋友圈更新,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每次我们抽烟都是一次抽两根,这样聊天的时间长一些,她有一个中文名字是在西南民大学习汉语的老师给她取名为,叶青。她说过她乌克兰的名字虽然我听不懂但明显听到了“叶”的发音。

  叶青性格很好什么都和我们聊,居然有次主动和我们聊起了苏联和中国的关系,还讨论了斯大林。她不知道中苏断交也不知道曾经中国和苏联在东北打过一次珍宝岛战役。她以为中国人都喜欢苏联和斯大林。我问她你喜欢斯大林吗?她当时特别潇洒地吐了一口烟用乌克兰语说了一个词就是,强盗。

  她运气很好,公司年会的时候也邀请了她,除了她之外还有英语翻译,拉丁语翻译(记不清了也好像是西班牙语或者葡萄牙语)和日语翻译。抽奖的环节她居然抽中了二等奖一台索尼微单(不都说单反穷三代嘛,我不敢也不太了解这些),她发表获奖感言时很激动,那是她的汉语已经可能正常交流了就是有些发音不太准确,她说,就在年会前一晚她还想租一台数码相机去拍大熊猫发给她在乌克兰的朋友看。晚上去吃团年饭时她在路边的烟草店买了一包南京九五之尊分给我们几个烟友抽。

  她很有语言天赋,我们一直以为她只会英语和乌克兰语。直到有一天我们抽烟时,隔壁一个做通讯公司的烟友也来加入我们聊天,那会我们基本都是蹩脚英语交流,那个烟友英语很好,因为他经常出国。后来他俩聊着聊着我们就听不懂了因为明显不是英语了,我听到了很多小舌音,我以为是乌克兰语或者俄语。等他们聊完叶青才告诉我们,刚才她俩用德语在聊天。除了德语她还会法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我问她难道你们乌克兰的学校除了英语还教这么多语言?她说是自学的。她每次汉语考试成绩都是全班第一。

  后来她剪了短发,酷酷的那种,偶尔还带着鸭舌帽,我们开玩笑就趁她为“孵化园舍瓦”(当时公司在成都孵化园办公)。她很喜欢中国的文化,那自然就躲不开国粹---麻将。当时公司成立之初研发了一款麻将游戏然后我们突击培训了她一下午,然后过了一周我们就顺利上了牌桌打了八圈。说实话大家有让着她的嫌疑,最后她赢了86块钱。端午节时公司发了粽子(都是肉粽,)和咸鸭蛋,我们试图给她解释粽子是什么,但中英文双管齐下她还是有点懵,最后她说她应该明白什么是粽子了脱口而出rice and meat... ...

  她非常爱吃甜食,自从吃了宫保鸡丁和糖醋里脊以后她简直着魔了。而我们公司很少加班,即使加班也是美术和程序,就那一次有她。当时她还和我说,我第一次觉得加班是这么的幸福。

  再后来她就离开了成都,离开时我准备去机场送她,但她说不用了,你请假会被扣工资的。她说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会选一个周末,我可以来接她。但至今没等到她回来的消息。我给她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我会想你的,我亲爱的舍瓦。她回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我比舍瓦好看太多了,你照顾好你自己啊。

  之后就是她的朋友圈就停留在一天,我算着降落时间问她到了吗和各种问题始终没有回复。我当时还很紧张的关注了一下国际新闻看看有没有客机坠毁的消息。

  希望她不管是在顿涅茨克还是在基辅都能过得好一些吧。欧冠决赛当天,我还在想如果能在电视转播的镜头中看到她该有多好。

  本来不打算更新了,赞都快2k了,谢谢大家。我之前在评论里说过,希望大家多关注问题的本身,至于我和叶青的故事我的确跑题了。总之我再最后更新一次吧。

  我和叶青认识三个月之后表白过,但十动然拒。理由很简单,她肯定要回乌克兰生活不会留在成都甚至是中国,至于具体原因她没说或者说是不想说。但我们关系还是很暧昧,牵过手拥抱过。在叶青离开成都前一个月左右的时候,她和我说了一句乌克兰语,我肯定不明白,她不告诉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我用各种翻译软件翻译过来那意思根本说不通,甚至连不成句子。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在莫斯科的留学生求助于他,他告诉我这其实是一句苏联时期地方性质的俗语,意思是,把错误杀死在萌芽中你的生活会变得更好。叶青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

  无论什么地方,被当作缓冲区,双方拉锯战总是会给当地造成各方面的破坏。就像中东一样,作为东西方兵家必争之地,乌克兰也是类似的存在。

  乌克兰的每次总统大选,总是无法摆脱双方的影响,政府也永远不能做出真正符合自身国家利益的决定。

  朋友在柏林读书,就直接柏林(我属于法兰克福领区)申请,结果签证时间约在一个月后,后来赶上回国,就在上海办了,还要邀请信,前后一共花了1500办了个乌克兰签证。

  独联体国家去过波罗的海三国,乌克兰,格鲁吉亚,俄罗斯,印象最差的莫过于乌克兰了。我的朋友和我在基辅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烦事,大概是背着微单太过显眼,第一天就在基辅地铁上被偷了600欧,他几乎可以一把抓住那个贼,可惜还是晚了那么一秒,基辅的地铁的每到一站会灭灯一秒,这点线分钟就反转了,一刻钟后我们就在局找回了钱包,还好卡都在,只是钱都没了(说明了当地小偷是要交份子钱的)。

  乌克兰的物价一点都不便宜,街头的Kebap要20格里夫那一个(2012年物价,当时和欧元1:9),随便吃个自助要150格里夫那左右。如下图(在独立广场对面的俄式餐厅):

  第三天去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当然是跟团了,当时的团费是一日110美元,大概是当地人月收入的一半,是一个中巴团,团友清一色富的流油的北欧人。导游的英语很好,中饭在核电站的军人食堂吃,一个套餐在军人食堂标价只要9克里夫那(2荤一素),当然团费里包了中饭。这天算是在乌克兰玩的最开心的一天了。

  后面去了利沃夫,因为是讲波兰语的地区,所以感觉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都要胜过基辅一筹,自然景色也非常好。去利沃夫买票因为当时俄语不太好,稀里糊涂买了个三等座夜车,才50格里夫那左右,回程坐的韩国修的高铁,大概是将近30欧,夜车要10小时,而高铁只要3小时不到。

  这里不赘述,2012年欧洲杯时各种女权主义运动组织在乌克兰,要求西方游客来乌克兰看球不要买春,当然,买春是乌克兰最重要的外汇来源吧。

  结语:当地非常落后,2012年乌克兰还没发生危机,社会经济已经如此了,更不用说现在克里米亚危机后格里夫那暴跌至1:29(对欧元),等于当地可怜巴巴的200欧元平均收入再缩水了三分之二。今年乌克兰的人均GDP2199美元(2015年),只有的四分之一,一般国民收入是人均GDP的60%-70%,这样计算,乌克兰的人均月收入现在应该在100-120美元较为适宜,即当地货币格里夫那2400,确实符合危机前的收入。

  上周我一个开摄影工作室的朋友跟我讲,他们摄影棚经常合作的一群乌克兰姑娘在国内积极地寻找给得起价格的男人,愿意。她们要价是1000-20000不等一夜,根据玩法不同要价就不同。

  他觉得很惊讶,惊讶的是那些乌克兰姑娘竟然这么主动地问他来介绍,但我觉得很不惊讶,这些20出头的乌克兰姑娘都是要打算有朝一日回国的。她们时间很有限,必须要在我国赚够钱才回去,而在国内被包一夜的价格相当于她们在乌克兰工作半年到一年的工资。所以这个动力无论如何都是有的。

  不要以为模特很赚钱,在上海北京遍地都是外模,供给量很大,自然价格就低了。所以寻找另外的收入方式肯定是她们需要走的路。

  我很纳闷的一点是,乌克兰女性每年出国的这么多,为什么性别比例还是女的多出这么多来。乌克兰女性,几乎出国就是做两件事,当模特与卖身。这个门槛很低,很容易就出国了。但是男性没怎么出国,因为一没法给其他国家提供高技术人才,二是底层劳动力开价也没有非洲人和东南亚的低。所以为啥还是保持男少女多?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男性大量以难民身份逃出国家,这点我在波兰移民局都见到过了,在波兰申请难民的几乎都是乌克兰的精壮男性,都是人高马大营养好的。他们逃出国家,让乌克兰的建设人口更少,乌克兰只要人口上不去,就发展不了经济。

  总之,乌克兰现在处在的泥潭,我是看不到解决方案的。在俄罗斯旁边,还不主动搞好和俄罗斯关系,也得不到欧盟认同下,还一股脑地想依靠欧盟,都不知道自己只会被当作欧盟和俄罗斯缓冲带。很难翻身。

  我住的小区,很多东欧人(目测乌克兰人较多),无论男生女生,都肤白貌长,放在人堆里好看的特别乍眼那种。但很多人来中国生活几年,还是一句中文都不会。

  有一天我在楼下遇到一个乌克兰小帅哥,在大太阳低下汗津津的骑单车,似乎在找什么地方,然后拉着我问路说要找一个 Russian food store,我实在是不知道,就让他去问别人,然后准备走。

  他是乌克兰人,来中国做模特,有经纪人。之前经纪人介绍他一份工作,在 KTV 陪酒。偶尔有姑娘想带他出去过夜,他经纪人跟他说,如果姑娘很漂亮他喜欢,就可以去,如果不喜欢,拒绝也没关系(听起来还挺有人性的)。

  他神神秘秘的跟我说,他还有另外一份工作——sell girls。中国有一些富豪,老婆不孕不育,或者是单纯想要混血宝宝,就会找他们这种皮条客介绍姑娘,他会将富商的要求发到群里,于是一些家乡的朋友会介绍姑娘给他。他说你知道吗?我有一个朋友,把自己亲妹妹的裸照发出来。

  他说,是啊,那个朋友说,反正在乌克兰也要被男人睡,不如给他们赚点钱。他说生一个孩子30-60万左右,皮条客拿一半,介绍的中间人拿1/4,姑娘拿剩下的。

  有些姑娘特别蠢,生了孩子以后有感情,不肯把孩子交出来。他感叹了一声,those stupid girls。

  我怕怕的,也不太跟他说话了。他拿起我的书,问我你在看什么。那个时候我正在看吴军的『数学之美』,就老实讲了。

  我聊天中间曾问他说,这附近住了这么多乌克兰人是做什么工作的,毕竟也不会中文。他结巴了一下,说,就,贸易什么。

  下截图为2001-2017年乌克兰格里夫纳UAH兑美元USD汇率。(应该是美兑乌,感谢指正。6-2-2018)(手机屏幕限制,只有1-4月)

  非常明显,2014年及之后乌克兰UAH贬值速度非常快。2014年二月开始,几乎每个月都是新低。

  不从2001年开始比较,就从2014年2月和2015年2月比。从1USD:8.64UAH 贬值到1USD:24.31UAH。12个月贬值了近3倍。人们的财富可以说是跳楼式的缩水。

  我去过一家工厂,工人的工资大概一个月是4000UAH,2017年6月的汇率大概是160美元。就是1050人民币吧。

  想想,同样是4000UAH, 2014年1月还可以换500美元,而到了2015年2月就只有160美元了。

  货币贬值太快了,然而现在经济全球化程度越来越深,很多大宗商品地区之间价格差异不大。所以物价肯定会涨,那生活水平肯定是急剧下降。

  曾经花100UAH就可以买一件中国制造的衣服,现在却要花400,而你的工资可能只是从3000涨到了4000。

  去过乌克兰的人就会知道,乌克兰的可乐价格和国内差不多(实时汇率换算),乌克兰的衣服比国内还贵(普通服饰)。国内一瓶可乐卖3块,按照2017年汇率大概就是12-14UAH。可以想想,如果工资基本不变,物价上涨3-4倍,那就是噩梦。

  所以,很多勤快的乌克兰人就跑去欧洲打工,跑到中国打工。在中国的乌克兰人越来越多,多数是女孩子,有正经工作的,也有不正经的。毕竟在中国挣1快钱,回去就可以当4块花(当然,也不能单纯的这样认为)。在中国一个月攒个2000RMB,回去就是8000了啊,可能在乌克兰你需要工作3-4个月才能攒这么多钱吧,甚至更久。

  我一直都怀疑乌克兰啊,白俄罗斯啊,哈萨克斯坦啊这样国家的货币币值是不是都靠着俄罗斯来撑了,俄罗斯卢布一贬值,白俄罗斯卢布,哈萨克坚戈等那就跟着一泻千里。乌克兰和俄罗斯关系恶化了,乌克兰货币币值也上不去了。(个人猜测)

  乌克兰其实资源不算多,天然气石油靠进口,曾经乌克兰可以以极低的价格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现在人家也涨价了,按国际市场价走了。

  但是乌克兰拥有面积非常大的黑土地,东欧粮仓啊。可惜这些土地绝大多数都掌握在大型农业集团手中,其中就有不少大型跨过企业。所以普通人很难从土地中获利。

  可是,乌克兰很多人都很懒,自己有点地,种点够吃的就好。政府发点救济金,出租土地领点钱或粮,就在家里坐吃山空,没有钱了就去找个工作,一发工资就不去上班了。无故旷工的情况非常普遍。工作还是有的,可是有人就是不想干。

  一个工厂主,虽然资产缩水了,可家里的房子也很大,装修豪华,2辆汽车,冬天照样去欧洲埃及度假。

  没有钱的退休老人,一个月拿着1500-2000UAH的退休金,也就是不到100美元。住在城里,所以的都要付费,如果没有积蓄,100美元一个月活的可以说是非常凄惨了。

  问过基辅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300-500美元之间(问过不止一个,数据应该比较可靠)。这可能就是1家好几口人的口粮了。

  (以上全部都是自己的观点,数据较为准确,可能会有误差。2017年8月以后就没有再去过了,所以现在情况如何不太清楚了。

  外教是乌克兰人,她女儿在我校做留学生,去她家做客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很喜欢渣俄语的我。女儿和我同龄,有时会一起逛街,她告诉我在中国最喜欢逛的化妆品店是名创优品,几乎需要什么都会在那里买时,还是有点小惊讶的...

  所谓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莫名想到了1840年之后的中国,当年日本的“南洋姐”,还有当今国内的easygirl。只不过乌国妹子南下是为了生计,唐行小姐多是被拐卖的贫苦人家,而vivian们却是在和平年代给自己的虚荣交智商税罢了。

  鲁迅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聒噪”,我们也许很难真切体会她们的心境。但念在跟天朝过去现在都有许多相似之处,将心比心,还是对没落的乌克兰还有乌国妹子们多一点尊重吧。

  你很容易一眼就从人群中注意到伊娜,白皙的脸庞、红润的嘴唇、黄褐色的披肩长发,笑起来露出两排小白牙,很迷人。

  18岁的姑娘,最好的年华。伊娜很愿意跟我说话,因为我是中国人。讲话的时候,她又有些怯怯的,两只手相互握着微微发抖。

  “告诉你个秘密,我正找了朋友,自己在学汉语”,伊娜很认真地说。伊娜是基辅国际语言大学的学生,主修的是英语。

  “我很想去中国,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是做模特儿的,她现在就在中国,她说那里非常好,生活很舒服、发展也非常好”,伊娜说话的时候,眼睛里的确充满了向往。

  “你想嫁一个中国丈夫吗?”我问。伊娜的脸“腾”一下红了。我忽然意识到,这样问一个还没有男朋友的小姑娘,有点儿唐突。

  听到这个问题,伊娜有点激动,薄薄的嘴唇开始颤动。伊娜说,因为战火烧到家乡,所以他们一家投奔亲戚来到了基辅。现在和亲戚一家挤住在同一屋檐下,父母都只能打打零工,生活很窘迫也很不自在。

  “最关键的是,我爸爸在兵役期,我弟弟又快到兵役期了,我们一家都害怕得要命。我真的很害怕他们死在战常我想带着我的一家都暂时离开乌克兰”伊娜说,孱弱的身体似乎很有力量。

  “乌克兰是我的祖国和家乡,我不希望一辈子背景离乡,我希望战争停止,希望和一家人都生活在乌克兰。你不觉得这里很美吗?”

  20岁的尼洛维嘉非常自信,落落大方。她透亮的、绿褐色的眼眸很清澈,粉红色的嘴唇透着妩媚。这是个让我一看就喜欢的姑娘。

  尼洛维嘉一点都不避讳表达自己的想法,“我非常非常想移民,非常非常想去欧洲,如果我爸爸妈妈愿意跟我一起去,我去了再也不回来了”。

  “哈哈,我是喜欢打扮得很漂亮,但是这钱不是父母的,我们的生活也很拮据。这衣服是我跑到德国去打假期工,挣来的钱”。

  尼洛维嘉说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阶级,本来一个月家庭收入6000格里夫纳,那时她还是可以拿到零花钱买衣服和化妆品的。可是这一年来,格里夫纳因为战乱原因以及和卢布的关联性大幅贬值,汇率跌了将近一半。可是父母的收入还是那些,尼洛维嘉的零花钱还是那些,父母的钱来糊口也显得紧巴巴,尼洛维嘉的零花钱只够每天上学坐公交车。

  我给尼洛维嘉讲了网络上爆红的那个中国“学渣”小伙娶乌克兰美女的故事,尼洛维嘉哈哈大笑。“这说明,我们乌克兰姑娘是多么有吸引力”。

  尼洛维嘉说,她没有在乌克兰找男朋友,因为她肯定要离开乌克兰的。她学的是德语,她希望可以移民到德国以后找个德国男朋友。至于中国男朋友,她说这也是可以考虑的,但是不管哪国的男朋友,前提都是爱情。

  “都有,但最重要的是,这个国家让我感觉到,他不能保护我!我搞不清,但是就我的理解,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中国“学渣”到乌克兰娶美女爆红网络,这是一种无奈,一种物质价值观压迫着中国人的无奈。乌克兰美女愿嫁他国,也是一种无奈,这是在一种时代和他人的利益斗争中寻找生存和发展的无奈。

关键词:乌克兰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