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俄罗斯商品 > 俄罗斯指甲油 >

被壕沟隔离的俄罗斯村庄

2020-08-01 00:21 来源:俄罗斯专线物流

被壕沟隔离的俄罗斯村庄

综合编译 袁野   青年参考  ( 2020年07月31日   01 版)

被壕沟隔离的俄罗斯村庄

盛夏的莫斯科街头。截至7月27日,俄罗斯累计报告了81.8万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图片来源 新华社

仲夏时节,西伯利亚边陲小村舒鲁塔举行了一场萨满教仪式。人们宰了一只羊,炖成浓浓的羊肉汤,并将发酵的牛奶洒到火上,为祖先祈祷。同样的仪式年年举行,人们相信这样做能使村子风调雨顺。

然而,今年的仪式给这个俄罗斯村庄带来了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侵袭俄罗斯边陲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6月27日,人口只有390人的舒鲁塔村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当地政府派出挖掘机,在村庄周围挖了两条壕沟,将其彻底封闭起来。人们议论纷纷,认为感染与村里不久前的仪式和聚会有关。

CNN称,当地医疗资源匮乏,病毒流行开来的后果不堪设想,但仪式是当地人的盛事。有人特地从450公里外、临近贝加尔湖的乌兰乌德市赶来参加。

早在3月,当地政府就设置了路障,限制人们进出村子。疫情在6月暴发后,当局升级了封锁措施。舒鲁塔村的封锁至少要持续到7月底。

“我们被告知,他们挖了壕沟,这样就没人能出入了。”村里的图书管理员巴亚尔玛·巴尔巴诺娃对CNN说,“这里没钱、没有工作机会,怎么能封闭村子呢?人们该怎么生活?”

俄罗斯“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称,该国的疫情热点已从莫斯科等大城市转移到一些“偏远、脆弱”的地区,而后者的卫生设施状况普遍不尽如人意,工作人员和设备紧缺。截至7月27日,俄罗斯累计报告了81.8万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排名全球第四。

截至7月17日,舒鲁塔村已有37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占村人口的近10%。其中15人被直升机送往乌兰乌德接受治疗,一名62岁的男性患者已经死亡。

指责声漫天飞舞。有人对地方政府的应对感到愤怒。许多人怒斥舒鲁塔的居民,为何在疫情严峻的当下还要聚会。舒鲁塔村中也有不少人心怀愤懑,一些居民干脆“讳疾忌医”,否认病毒的存在。CNN称,地方政府、乌兰乌德的医生和舒鲁塔村的长老们绞尽脑汁,试图平息人们的怒火。

    “于是我们决定:挖第三条沟”

舒鲁塔位于伊尔库特河岸边,萨彦岭山脚下的平原上。当地政府的新闻秘书多拉·卡马加诺娃告诉英国路透社,萨彦岭是当地许多部族的圣地。

这片富饶的土地以自然风光闻名。

CNN报道称,舒鲁塔村是通往一座国家公园的必经之路,公园里有奇峻的山峰、飞涌的山泉和瀑布,是蜚声全俄的旅游胜地,深受爱好越野、露营、皮划艇和钓鱼的人们追捧。

早在3月,该地区的行政首长、流行病学家伊万·阿尔海耶夫就意识到,这片山谷有暴发疫情的风险。他下令设置了路障,并建起村民信息数据库。

“起初非常困难,我们几乎挡不住游客,因为这地方非常受欢迎。他们开车绕过路障,直奔山区而去。”卡马加诺娃对路透社说,“现在仍然有人这么做,只是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挑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闯关。这种事一直在发生。”

CNN称,即使挖了两条壕沟,也不足以阻止“狂热分子”。一些人开着越野车,一脚油门就冲了过去。

“于是我们决定:挖第三条沟,要比之前那些深得多。”卡马加诺娃说。

    “人们不乐意被关在村子里”

据CNN报道,萨满教通常在暮春或初夏时节举行仪式。“当草长得和牛舌一样长时,人们就开始祈祷。”卡马加诺娃告诉CNN,仪式一般由大家族的族长主持,家族成员都会参加。舒鲁塔村被怀疑传播病毒的那场仪式有60多人参加,随后有近百人聚餐。

从乌兰乌德来的访客中据信“没人表现出新冠肺炎症状”,但不排除其中有无症状感染者,这导致人们互相指责。“一群人责怪一个家族成员,其他人责怪另一个。”图书管理员巴尔巴诺娃对CNN说。

医生从乌兰乌德赶来后,当地政府下令全面封锁了村子。政府派遣一个卫生工作组对村子进行全面消毒。

巴尔巴诺娃抱怨,村里大多数人没了工作,包括她丈夫,想赚钱只能去60多公里外的镇上卖牛奶。那里的物价比舒鲁塔村便宜。

“人们当然不乐意被关在村子里。”卡马加诺娃承认,“他们怨声载道。”

据CNN报道,医生们给村里每个人都做了核酸检测和X光透视。

当地政府命令人们将患者送进医院,其余人待在家中,但并非人人都听从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