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俄罗斯商品 > 俄罗斯石耳 >

在叙利亚陨落的俄罗斯战机

2020-05-22 03:32 来源:俄罗斯专线物流

在叙利亚陨落的俄罗斯战机

俄罗斯苏-24(远)和苏-25战机。 图片来源 研究报告《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空天作战行动》(报告作者:莫斯科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

俄罗斯的军事介入是叙利亚战争的转折点,俄空天军(VKS)的行动则是令力量天平倾斜的重要筹码。VKS由俄防空军和航空兵合并而来,叙利亚之战是它成立后首次大规模参与实战;从2015年到2020年,俄军持续1800个日夜的对地打击、空中运输及掩护行动,重创了叙境内反政府武装及恐怖组织,使战局向有利于叙利亚政府的方向转变。

取得辉煌战果的同时,俄空中力量(包括VKS和海军航空兵)也付出了代价。

据俄卫星网报道,俄军在叙利亚损失了至少19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不含无人机),23名机组人员和37名乘客死亡。这些战例为转型中的俄空天力量提供了经验和教训。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发表分析文章认为,通过扩大精确制导武器和无人驾驶平台的使用范围,其中一部分战斗损失原本是可以避免的。综合官方通报、媒体报道、智库分析及相关专著披露的情况,可以大致梳理出俄罗斯军机在叙利亚的损失原因。

    空战损失

在叙利亚作战的早期,俄罗斯战机时常接近或穿越土耳其空域。2015年11月24日,俄罗斯苏-24M攻击机与土耳其空军F-16战斗机在土叙边境遭遇,F-16在14公里到19公里外发射了一枚AIM-120空对空导弹,在6096米高度击中一架苏-24M,后者起火坠毁。

    地面火力攻击

获悉苏-24M被击落,俄军两架米-8突击运输直升机紧急出动,执行搜索和救援任务。不久,其中一架直升机被反政府武装的高射炮击中并迫降。机组人员逃生,直升机被炸毁。

这是俄军在叙损失的第一架直升机。地面火力是俄军战机在叙利亚面临的首要威胁。至少两起直升机事故是单兵便携式防空系统所致,其他的多为高射炮或机枪造成。

美国“每日野兽”网站称,西方国家的实践表明,昂贵的精确制导弹药有助于降低飞机损失。问题在于,俄空天军的精确制导武器数量有限,只能选择性地使用。俄军在叙利亚使用的大多数弹药是在高空投放的非制导炸弹,包括集束炸弹和燃烧弹。

2016年至2017年,俄罗斯战机频繁为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这种任务需要飞行员操控飞机飞得更低以打击建筑物和移动的车辆,战机被防空火力击中的风险急剧增加。

2016年7月8日,一架米-35M武装直升机在向“伊斯兰国”阵地扫射时,机尾中弹断裂,随即坠地。4个月后,又一架米-35M被地面火力击中并迫降,机组人员获救。

2016年8月1日,一架运输补给品的米-8被地面火力击落,机上5人遇难。

2018年2月3日,一枚便携式地对空导弹击中一架苏-25SM近距支援攻击机,导致其左发动机起火。飞行员跳伞后遭反政府武装分子包围,引爆手榴弹自尽。

2018年5月7日,一架先进的卡-52攻击直升机被导弹击落,两名机组人员遇难。

《国家利益》认为,在上述战例中,俄军战机的红外对抗系统似乎没有发挥作用。但外界并不清楚,有多少类似的攻击被这套防御系统化解掉了。

    友军误击

以色列于2018年9月17日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叙利亚防空部队发射一枚俄制S-200导弹反击,错误地锁定并击中了一架在地中海上空飞行的俄罗斯伊尔-20电子侦察机,致使15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莫斯科指责以色列故意用伊尔-20作为“盾牌”,随即宣布把最尖端的S-400防空系统部署到叙利亚,以提高目标识别能力。以方辩称,以军战机一直注意与俄罗斯军机保持距离,而且,叙利亚的导弹是在以色列飞机离开很久后才发射的。

    与地面物体相撞

2016年4月12日,一架绰号“夜空猎手”的米-28N直升机在夜间撞击地面。“德国之声”电台网站在报道中指出,这起事故导致一名高级军官丧生。

2017年12月31日,一架米-35M在护送车队时撞上输电线,机上2/3的人员死亡。这两架失事直升机都属于比较现代化的型号。

    与鸟群相撞

2018年5月3日,一架苏-30SM攻击机刚刚从拉塔基亚省起飞便坠入地中海,两名机组人员死亡。俄罗斯国防部通报称,这架战机成了“飞鸟袭击的受害者”。

    起降事故

2017年10月,一架苏-24M攻击机出现“技术故障”,在赫梅米姆空军基地起飞时滑出跑道并解体,两名飞行员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