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俄罗斯清关 >

俄罗斯“灰色清关”利益链

2019-12-05 02:13 来源:俄罗斯专线物流

  俄罗斯灰色清关利益

  华商采取“灰色清关”这种风险极大的非法入关方式,与俄海关正常清关的低效率以及办事人员的腐败有关

  -本刊记者/张雄

  “在那个年代,只要懂俄语就发了。”苏文(化名)现在是一家设计公司的副总经理,曾长期驻俄担任翻译工作。他所指的发财时间是1991~1995年,在那年月,他的朋友们拉着整车皮的服装、口香糖运往日用品匮乏的俄罗斯,赚来了成捆的卢布。刚刚经历解体巨变的俄罗斯人并非没钱,但他们非但买不到新衣服,而且面包都很少见到。苏文的一位朋友在卖完他的服装后,不得不跑到郊外挖野菜充饥。

  跨越边境线的中国倒爷

  苏联解体后,一心西化的俄罗斯为发展市场经济,根据西方建议采取了“休克疗法”。苏文说俄罗斯人就是这种“一刀切”思维:只问结果,不问手段,一旦认定了目标,所有付出的代价都是应当的。“休克疗法”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通货膨胀,物价飞涨,日用消费品奇缺,俄罗斯普通民众生活困苦不堪。为此,俄官方准许每个公民每次从国外免税带入价值5 000美元以内的商品。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在中俄边境进行以货易货贸易的中国商人,就此看到俄罗斯的轻工业品市场存在着无限商机,纷纷加入跨境带货的“倒爷”行列。

  边境线上的交易实际从1980年代后期即已开始。冷战时期苏联热衷军备竞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国家崇尚的是“要大炮不要黄油”。“超级大国”的盛名之下普通苏联人的生活水平却迟滞不前。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中苏关系出现缓和,两国边境线上的士兵开始做起了以物易物的生意。饥渴的苏联人愿意拿出一船化肥,换取一船来自中国的西瓜。

  此时的中俄两国政府都没有给两国贸易以真正政府层面上的支持,但在利润的驱使之下,来自中国民间的商人们开始做起了自发式的贸易。“去俄罗斯做生意一星期能挣一辆奔驰。”这类极富煽动性的说法在国内广泛传播。当起了“国际倒爷 ”。199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陈红和景岗山合唱的《好年头好兆头》里有句歌词:“北京的倒爷震东欧”。1991年牟其中拿500车皮日用小商品换来四架图-154飞机,他自称从中赚得8000万到1亿元人民币。此为这一时期中国倒爷登峰造极之举。

  无序、混乱的民间交易催生了大量的伪劣产品。1994年底至1995年初,“星期鞋”、“鸡毛服”的不断曝光,让价格低廉的中国商品彻底沦落到了“地摊货”的地步,很多商品打出“本店没有中国货”的广告语。苏文曾跟随考察团去俄罗斯访问,一位俄罗斯妇女愤怒地拎着双脱胶的鞋扔在中国考察团面前,这是她前一天从自由市场上用半个月工资买来的。苏文拿起来瞅了瞅故意高声说:这是匈牙利产的嘛。“其实应该是中国商人造的,那个样子我一看就知道。我心里明白,但我不能说。”

  中国商品的声誉一落千丈,在俄罗斯的中国人也感觉到了来自各方的不信任目光。曾有很多朋友劝苏文跟他们一起呆在俄罗斯做生意发财,苏文都拒绝了。“警察动不动就想查你,呆着憋屈,这样的活法没有尊严。”

  俄式灰色清关

  此时的俄罗斯经济开始趋稳,俄政府开始不断出台措施限制进口商品交易:1994年将公民免税携带入境的商品价值上限大幅调低至2000美元;1996年进一步规定公民可免税携带1000美元、重量50公斤以下货物;而货值不超过1万美元且重量在200公斤以内的货物则须征收总价30%的关税,但不超过每公斤5美元。同时,中俄之间正规、大规模的贸易往来开始发展起来。与之相对应,两国一些城市间陆续开通定期货运包机。

  一些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的中国商人,以及那些涉足俄罗斯市场不久的国有贸易公司在中国货信誉扫地之时扛起了中俄贸易的大旗。但是,1997年到来的金融危机再次重创了很大一部分中国商人,而那些反应速度较慢、人员素质良莠不齐的中国国有公司更是损失惨重,并最终导致很多这样的公司都撤出了俄罗斯市场。活跃在俄罗斯市场上的中国商人,又回到了散兵游勇的状态。

  中国商人在对俄贸易中赚取了巨额的利润,但同时也经受着俄政府部门、警察、黑帮乃至普通民众的勒索和排斥。商人们在俄海关办理清关手续过程中困难重重,饱受歧视、刁难。俄海关不仅贪腐严重,而且效率异常低下。为鼓励进口,简化海关手续,提高效率,俄罗斯海关委员会允许所谓的“清关”公司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提供运输和清关捆绑在一起的“一站式”服务,即由发货人按整架飞机载货量向俄方“清关公司”交纳费用,由后者全程代办报关、纳税、商检等手续,这就被称之为“灰色清关”。“灰色清关”是一个带有独特历史背景,专属于俄罗斯的名词。

关键词:俄罗斯】【灰色清关】【利益